<blockquote id="mcm2w"><blockquote id="mcm2w"></blockquote></blockquote>
  • <samp id="mcm2w"></samp>
  • 《頭號玩家》里的VR虛擬現實分析

    《頭號玩家》里的未來世界。

    “綠洲”世界里,眾人在空中舞蹈。

    《頭號玩家》。

    斯皮爾伯格

    《頭號玩家》劇照。

    大導演斯皮爾伯格最擅長的電影總是在“講古”,比如說《鐵鉤船長》、《侏羅紀公園》、《辛德勒名單》、《慕尼黑慘案》……不過偶爾,他也會講一些發生在未來的故事,比如說《人工智能》,或者是他最新上映的影片《頭號玩家》。

    《頭號玩家》講述了在2045年,處于混亂和崩潰邊緣的現實世界令人失望,人們終日沉浸在一個叫做“綠洲”的游戲之中。一個名叫韋德的男孩被卷入一場虛擬世界中的奇遇,開始與虛擬世界中的朋友一起拯救世界。這部電影上映以來,已經在中國內地市場獲得了10億的票房收入,也創造了斯皮爾伯格導演作品在華的最高票房紀錄。

    這部電影到底有多神奇,那些看似酷炫的裝備在現實生活中存在嗎?記者采訪了成都一家VR研發中心的負責人郭元昊,帶領大家走進《頭號玩家》的世界。

    ■科技電影愛出bug?《頭號玩家》幾乎沒有犯錯

    郭元昊曾經參與過電影《變形金剛3》和《超級戰艦》視覺特效制作,算得上是這個行業的一名專家?!额^號玩家》上映之后,他第一時間觀看了這部電影,關于大家覺得里面各種超燃的爆點以及先進的技術,他的反應是“還好,并不特別驚艷”。

    “作為業內人士,我覺得電影并沒有超出我的想象。畢竟這部電影是從現實出發的,在我們所工作和熟知的領域都可以找到一一對應的例子,所以就覺得還行,沒有普通觀眾那么大的感觸,只是對VR在未來的發展越來越有信心?!?/p>

    雖然網絡上有很多人給《頭號玩家》挑出了一些bug,但是作為業內人士,郭元昊并不這么認為:“這個電影給我最大的感觸是真實,并沒有太大的問題。斯皮爾伯格在做這個電影劇本的時候,肯定咨詢了很多VR方面的專家以及科學家,依照現有的情況作了一些聯想,但是他沒有進行跨越式的,特別夸張的一些聯想,很接地氣。當然里面有一些夸張性的東西,比如說開車,也通過眼鏡一樣的模擬器就進行了,但其實需要有一個反派boss那個蛋型設備一樣的東西,對于開車進行輔助。應該說,電影真實反映了虛擬現實未來發展方向和前景,但現實世界中的人類完全沉浸在虛擬世界中還是比較夸張。VR技術不是用來逃避和脫離真實世界,而是為真實世界服務的?!?/p>

    ■主角行頭有多神奇?所有裝備都有現實低配版

    在電影中有一個情節,是男主角在贏得了第一把鑰匙之后,到商店里去把自己的行頭鳥槍換炮,換上了高科技的一套體感衣,因此感覺到了女主的輕撫,敵人的痛擊,讓人不由得驚嘆,真的會有這樣的游戲裝備嗎?

    “《頭號玩家》中使用的頭盔,觸覺模擬器,萬向跑步機,現在都能在市場上找到相似的產品?!痹诠豢磥?,電影中的設備都是現實游戲裝備的合理化聯想,隨著VR技術的不斷提升,以及VR設備升級迭代,未來或許會出現和電影中相同的裝備?!?/p>

    在電影中,最重要的一個裝備就是頭盔。電影中的頭盔其實就是一個墨鏡般大小的物品,這在現在還難以實現。記者在郭元昊的辦公室里嘗試了一個目前市場上畫面質量較高的頭盔,非常的笨重。不僅如此,還需要在頭盔的后面牽著一根數據線,用以連接主機。這種頭盔實際上就是一個高精度的顯示器。電影中的輕便型顯示器并不帶線牽引,屬于一體機的范疇,對應的就是目前的手機版VR,是以手機的平臺作為承載來進行畫面渲染。一體機VR要達到電影里表現的亦真亦假,讓反派大BOSS難以分辨是在虛擬世界還是現實生活的場景,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這種一體機VR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運算能力低,因此導致畫面精度很低。未來一體機肯定是一個發展方向,但必須要將大型的設備小型化,配上高速的網絡,提高云端計算能力。從目前的情況來看,5年之內很難達到這樣的效果。

    電影主角在家里所使用的類似跑步機的東西,目前已經有了類似的東西,叫做萬向跑步機。它可以讓玩家在原地360度的奔跑,模擬在虛擬世界中,諸如跳躍、奔跑、行走、移動的動作,避免出現電影中一群人在大街上傻跑的尷尬。不過,目前萬向跑步機的缺點不少,比如說摩擦力與真實世界出入較大,產品體積笨重,價格太貴,體驗感也很差。因此,這種設備目前的用戶數量很少。

    另外,男主角因為動用了小姨男友的手套而挨揍,在與反派打斗時會疼痛,這多虧了觸感手套以及裝備的福。通過觸感手套可以摸到任何想要觸摸的東西,而穿在身上的設備則能夠通過震動讓玩家感受到力的作用,不過這些觸感都比較輕微。另外,電影中主角買到的設備是全身包裹,到目前階段市場上也已經出現類似的產品,但是還不能像電影中對身體覆蓋那么全面。

    ■綠洲世界何時實現?跟電影時間軸類似還要幾十年

    在電影里是綠洲,在現實世界,有一群人正在做這樣的事情。

    其實,就目前而言,現在的VR游戲大部分都賣得不好,幾乎沒有像手機游戲那樣賺錢的項目。究其原因,設備價格和用戶體驗是關鍵。

    現在的游戲設備價格還是過高,VR頭戴的設備價格差不多要五六千元,然后還要加上一臺主機,價格至少也在萬元之上,這還不算萬向跑步機、觸感手套、觸感身體設備等。這一套設備如果配齊全,價格很難被所有玩家所接受。另外,VR游戲設備外加玩游戲所需的空間占地大概要20平米,這意味著需要一個至少20平方米以上的、空曠的客廳或者房間。以成都目前的房價計算,差不多得40萬,成本算下來還不是一般性的高。

    另外,目前VR游戲的體驗性不夠好,會有暈動癥出現,如果傳感器技術和空間條件不能滿足浸入式VR游戲操作要求,人類的中樞系統就可能會出于某種保護機制令人產生頭暈、惡心的感覺。這些問題不解決,VR很難像電影中一樣,成為全民娛樂項目。

    像“綠洲”這種規模的游戲,需要承載全球數以億計的玩家在同一個虛擬世界中“生活”,需要一個很復雜的架構。這些不光是設備的問題,還要考慮到大數據處理能力、網絡環境等等。

    現在有一些公司在建立像“綠洲”一樣的世界,甚至還希望能夠通過技術“再造”一個地球。通過模擬地形地貌、城市規劃、生活交通、天氣環境甚至是犯罪現場等多維度場景,讓地球在網絡上呈現。想要“再造”這樣一個地球,可能需要花費二三十年的時間,而建立“綠洲”的時間也差不多。

    “其實電影中關于時間這一塊還是很寫實的,大概在2045年,這個推測是有依據的?!惫贿@樣說道,“我認為這是按照科技發展規律,工業革命各種跳躍式的階段,就像是從臺式機到手機終端,再到移動互聯網一樣,參照了一定的規律而進行的聯想。所以到2045年能夠出現綠洲這樣的世界,總體來說比較靠譜?!?/p>

    實際上,如今許多公司都在布局大型的VR游戲,因為它畢竟是未來的一個發展方向,可能在未來某一天突然迎來大爆發。

    ■相關題材不太神奇?歷史老師能帶學生進入古埃及墓穴

    其實,除了《頭號玩家》之外,近期英國電視臺的一部結合了VR游戲混合現實題材的電視劇已經開播。除此之外,在很多年前的《名偵探柯南之貝克街的亡靈》中,就有過類似的情節:幾十個孩子躺在如同《頭號玩家》反派大佬的蛋型輔助器上,進入游戲中尋找答案的故事。

    雖然VR游戲到目前還沒有太多成功的例子,不過VR在實際生活中的運用還是有了一定的發展。目前,在成都與VR相關的企業大概有200多家,活躍在房地產、教育、汽車等諸多領域。人們可以在售房大廳里用VR觀看樣板間,學生們也可以使用VR進行科學實驗而不用擔心造成嚴重后果,歷史老師還能帶著學生們參觀1922年埃及考古學家發掘圖坦卡蒙法老墓葬的場景。

    另外,成都還有公司正在制作VR互動式的電影。這一類型的電影類似于單機游戲,比較注重情節,重點關注劇情的發展,從中設定一些分支,還可以選擇不同的結尾。這種電影會給觀眾一些如同游戲的選項,會影響到電影結局。VR電影自主性比普通電影要強,普通電影的導演視角,但是VR電影可以想看哪兒看哪兒,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未來,觀眾很有可能實現同時觀看一部電影,但是每個人看到的結局完全不同。想想,還是挺激動的。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閆雯雯

    影評

    一場老男孩的私人游戲,一部20世紀流行文化簡史

    □時間之葬

    斯皮爾伯格的電影都很“簡單”,無論是他最負盛名的那幾部獲獎作品,還是那些廣為人知的商業巨制,理解他的電影并不困難,大體上,有這么兩個關鍵詞就夠了——“人本”和“童真”。最新的這部《頭號玩家》,可以說是把他童真的那一面無限發揚光大。

    《頭號玩家》是一部以游戲為核心,而且完全以游戲元素構建起來的“游戲電影”。它的主題是游戲,劇情推進靠的是游戲,觀看體驗像是在玩游戲,全片的關鍵,也是游戲里的通關和彩蛋。

    在這場游戲里,斯皮爾伯格把他所迷戀和喜愛的大量游戲、電影、音樂等等元素都打包放了進去。這里面有我們最熟悉不過的各色超級英雄,有辨識度極高的金剛、恐龍、高達、哥斯拉和鋼鐵巨人,有“加一條命”的游戲幣,有網游里的人頭收割模式,有我們耳熟能詳的雅達利游戲,有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經典恐怖片和約翰·休斯的一系列著名青春片,有一眨眼就會錯過的數不勝數的游戲人物,甚至還有一座百分百還原度的《閃靈》兇宅。

    影迷們無疑會熱衷于在這部電影里去扒出每一個迷影梗和游戲梗,每一幀鏡頭每一個細節都不會放過。而所有這些埋藏在電影里的梗,這些數不清的彩蛋,構成了一部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文化簡史。我們熟悉或陌生的一切,都能在里面找到影子。

    這是屬于“老男孩”斯皮爾伯格的一場私人游戲,他把埋藏在心底的那些愛好與趣旨,如數家珍般地呈現在這部電影里,像是一個萬花筒,像是一個盛大的主題樂園和五彩斑斕的博物館。

    最值得玩味的一點是,片中的關鍵角色——“綠洲”游戲的創始人詹姆斯·哈利迪,就像是斯皮爾伯格自身的寫照。童年時父母的離異深深困擾著斯皮爾伯格,為此他越來越害怕在生活里與外界和他人相處,一頭縮進了自己的世界里。那個世界,就是超八攝影機和電影的世界。也正是因此,他才得以成為后來的那個電影“金童”。

    電影里的哈利迪,則是一個蜷縮在游戲世界里逃避生活的失意者。哈利迪一手打造了風靡全球的“綠洲”,是萬眾矚目的世界首富,但卻無法在生活里與自己的朋友和戀人相處。他在游戲里留下的那個彩蛋,也是試圖去解開這一心結。

    斯皮爾伯格無疑是有過和哈利迪似曾相識的心境,才用這樣的形式刻畫了這個對理解全片至關重要的人物。他曾在接受采訪時,不止一次地提到父母離異對他造成的影響。也曾在多部電影里,一再安設拋下家庭的父親和不合群的孩子的形象。不難想象,陪伴他的,只剩下那些電影、音樂和游戲。直到多年后,父母重歸于好,才讓斯皮爾伯格解開了這一心結。但他自己,早已變成了被電影和游戲深度浸染的“長不大的男孩”。

    他的電影之所以像前文所說的那樣始終如此“簡單”,很可能都源出于此。這種“簡單”,是因為他從未失去孩子般的純真。

    72歲的斯皮爾伯格用《頭號玩家》向我們徹底展現了他孩子的一面,無所不包的“綠洲”里,既有陪伴他大半生的游戲和電影,更有他真實的孤獨與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