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mcm2w"><blockquote id="mcm2w"></blockquote></blockquote>
  • <samp id="mcm2w"></samp>
  • 神經現實:即將到來的虛擬現實終極體

    神經現實:即將到來的虛擬現實終極體

    2017年7月28日,隨著Oculus Rift在2016年3月推出以來,虛擬現實的時代已經正式開始。VR自上世紀90年代便已經出現在市場中,但Rift是第一款真正引起消費者市場注意的高端VR系統。早期的評論已經證實,這樣的設備可以提供用戶一直渴望的那種沉浸式體驗。

      一.虛擬終成現實

      在當今這一事件,關于VR的研究呈現出井噴狀態,專家們開始探尋可以使虛擬體驗更具沉浸感,更加真實的創新方法?,F在,VR技術已經超越了視覺和聲音,我們開發出了可以讓用戶觸摸虛擬對象,感受風和溫度的變化,甚至在VR中品嘗食物的技術。

      然而,盡管已經取得了這樣的進步,但仍然沒有人會把虛擬環境錯當成現實世界。這項技術尚不夠先進,而且如果我們仍然需要依靠傳統頭顯和其他可穿戴設備,VR就永遠都不能實現其真正的承諾。

      在創建一個真正與現實別無二致的世界之前,我們需要離開虛擬現實時代,并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神經現實時代。

      二.現實2.0

      神經現實是指,由跟人類大腦直接相關的技術所驅動的現實。傳統的VR取決于用戶對外部刺激的物理反應(例如,揮舞控制器以揮動屏幕上的虛擬劍刃),而神經現實系統則通過腦機接口(BCI)直接與用戶的生物對接。

      值得注意的是,這項技術并不是遙遠的科幻未來,這是非常真實的存在。

      知識回顧:BCI是我們大腦連接到機器的一種手段,它們可以是侵入式(需要某種種植體)或非侵入式(依靠電極或其他外部技術來檢測和引導腦信號)。專家們預測,BCI的進步將帶來人類進化的新時代,因為這種設備有可能徹底改變我們治療疾病、學習和溝通等等的方式。簡而言之,它們將徹底改變我們看待周圍世界,以及與之交互的方式。

      事實上,一些公司已經在新興的神經現實系統領域取得了創新成果。

      EyeMynd于2013年由物理學家丹·庫克(Dan Cook)創立,其目標是創建一個用戶通過意念即可導航虛擬世界的VR系統,不需要會打破沉浸感的控制器。

      庫克在去年11月接受采訪時表示:“無論是玩游戲還是別的,當你身處虛擬現實中,你不會希望需要一直擔心你的雙手在做什么。純腦電波控制會更好。這將是一種更令人滿意的體驗,并將實現更高程度的沉浸感。你可以忘記你的身體,只需關注你前面發生的事情即可?!?/p>

      庫克把這種體驗比作是做夢,他說:“在夢中,你無需移動雙腳即可實現奔跑。做夢和想象創造了我們可以閱讀的大腦信號。借助這一點,你不需要眼球即可看見,無需耳朵即可聽見,無需雙手和雙腳,我們可以繞過所有這一切?!?/p>

      EyeMynd的系統屬于非侵入性類別,這意味著不需要用戶進行任何類型的設備植入。相反,他們只需佩戴頭顯(包括EEG傳感器)來跟蹤他們的腦電波。

      EyeMynd不是唯一一家探索通過腦波檢測外部技術來使VR體驗更加無縫的公司。位于波士頓的初創公司Neurable,生物信息學公司EMOTIV,以及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都在致力于研發非侵入性設備,允許用戶通過意念導航虛擬世界。

      然而,正如音頻技術初創企業OSSIC的技術總監喬伊·萊昂斯(Joy Lyons)在2016年的洛杉磯虛擬現實夏季博覽會(VRLA)上所說的一樣,無論是多么先進,創建新現實的理想硬件不是外部頭顯,而是“大腦中的一塊芯片”。

      三.意念中的世界

      在今年年初,埃隆·馬斯克創辦了Neuralink,其目標是開發出尖端技術,通過一系列植入電極把人類大腦與數字世界相連接。 在馬斯克宣布這一決定后不久,Braintree創始人布萊恩·約翰遜(Bryan Johnson)宣布了類似的決定,他投資了1億美元來解鎖人腦的力量,希望可以編程我們的神經代碼。約翰遜的公司Kernel正在努力研發世界上第一個神經假體。

      馬斯克預測,我們最終將能夠創造出與現實別無二致的計算機模擬,如果這些大腦接口得以實現,它們可以作為我們體驗這種模擬的平臺,讓我們不僅可以看到逼真的數字世界,同時能觸摸它,真正感受到它。

      在一份關于Neuralink推出的詳細報告中,蒂姆·厄本(Tim Urban)詳細介紹了這一技術將給我們對現實的理解帶來怎樣的潛在影響。不再需要頭顯、手套或耳機等外部硬件來欺騙大腦并讓其相信我們面前的虛擬環境是真實的存在,我們可以編程并觸發我們大腦中認為體驗就是現實的相同部分。

      厄本表示:“當然不需要屏幕,因為你可以在視覺皮層中顯示一個虛擬屏幕?;蛘邘е械母泄俨饺胍粓鯲R電影。你幾乎可以免費體驗任何東西?!?/p>

      當你在這個新現實中咬下一片“披薩”時,你在嘗試真實批薩時所被刺激的大腦部分將會被觸發,并提供一種仿佛是在吃批薩的感覺;當你站在虛擬大西洋的岸邊時,這一相同的部分將會被觸發,并提供你在現實世界中呼吸海風時的感覺。

      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之間的區別將別無二致。對于所有意圖和目的,差別將不復存在。

      弄清楚這在技術實際上是否能夠實現并不容易,克服非技術相關的障礙將會帶來額外的挑戰(如開發人腦和所有神經元的全面圖)。選擇性腦部手術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課題,過去的實驗并沒有產生如此有前景的結果。Neuralink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公司將需要進行多年的研究,這樣他們才能準備進行人工植入。即使如此,他們也將需要克服法規和道德障礙。

      然而,BCI的研究進展很快,所以盡管一個可以有效把新世界直接植入大腦的電極系統看起來像是一個科幻未來,但實際上并不如此。畢竟,二十年前的我們都認為今天Rift所提供的虛擬現實體驗根本無法想象,但現在只需399美元就可以把這種體驗帶回家。

      正如庫克所說,我們今天或許認為人類離通過意念導航虛擬世界還很遙遠,但實際上并沒有那么遙遠,“十年后,這就會變得很明顯?!?Yivian)